永利皇永利皇宫·安昌古镇的食与色

作者:匿名2020-01-11 18:18:17

  

永利皇永利皇宫·安昌古镇的食与色

永利皇永利皇宫,作为浙江人,打从有记忆开始,集体活动几乎都是去江南水乡的古镇或古村,以至于后来都已经审美疲劳了,觉得大同小异,不看也罢。 距离美从来都存在,自家小区里再美的小桥流水也抵不上风尘仆仆赶到的远方。

再一想,我们万里迢迢奔赴欧洲看最美的乡村,不过也是看那些五彩的尖顶房子,干净的街道,小巧的面包房和乡村酒吧。当年梁思成和林徽英都看不厌的中国古代建筑和格局,我又有什么资格说审美疲劳呢?不把近在眼前的风景先看透了,又拿什么去对比呢?

这次去的是距宁波一个半小时车程的安昌古镇,柯桥下高速不远就到了,安昌以前没怎么听说过,是最近才热起来的,所以周末人不算多,但也不少,刚刚好,现在进古镇还不用买门票,但里面的一些展馆需要买联票。

安昌镇是从前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的“家”,是师爷故里。镇内小桥流水,有形态各异的十七座桥,这是其中的一座。

安昌向来富足,是米、布、油的集散重地,绍兴酱园出名,“仁昌酱园”上过《舌尖上的中国》,附带着就是有名的酱豆腐和酱菜。

据说古时腊月里的鱼肉市集蔚为壮观,现在看起来仍然如此,这里的特点是几乎所有的肉类腌制品都用了重重的酱色,就象两湖和四川的辣一样,是不可缺少的调味品。酱油稍加点糖可以增味去腥提鲜,也是我从小吃惯的味道。

因为生活富足,所以有了形态各异、色彩丰富的生活用瓷器,临街茶座上的茶壶茶杯上,烧的是八仙过海的故事。这里的商品都很有特色,不是那种随处可见的廉价小商品。

这种地方能出陆游“红酥手,黄藤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”这样的好词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划乌蓬船,戴毡帽的船老大,尽管是在工作,他还是穿着笔挺的西装。

要凭门票进的师爷馆,我们只能在外面拍个照留念了。

青石板路上有一点点的圆圈,猜不出是什么,我说是晚上会亮的射灯,当然是错了。如果你想知道答案,可以在后台问我,我会悄悄告诉你哦。

中午这一顿四个菜100元钱,白斩土鸡、雪菜笋蒸逆鱼(小溪鱼),臭双拼和百叶包,非常美味,我们吃了个底朝天。

只要点击“目录”,即可得到可可美食的菜单目录。此篇被编入“江南古村”,只要在菜单栏里找到江南古村,就可以查看同类游记。。

欢迎关注我的美食公众微信:可可的美食生活